正文内容


英大证券配资www.shaohuoyou.com.cn “两面派”房多多:财报收入大增之下,被指拒绝兑现员工期权

admin 于 2020-04-15 10:58 发布在 英大证券配资www.shaohuoyou.com.cn  |  点击数:

原标题:“两面派”房多多:财报收入大增之下,被指拒绝兑现员工期权

“房多多这家公司到底怎么样?疫情照出了角落里的肮脏!”

近日,美股上市,号称全国第一家移动互联网房产交易服务平台、“地产界淘宝”的房多多(全称深圳市房多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遭到多名员工爆料,称其“过河拆桥”、“强迫老员工离职”、“拒绝兑现期权承诺”。

不久前,房多多(NASDAQ:DUO)才发布了挂牌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即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财报显示,2019年,房多多全年收入为36亿元,同比增长57.7%;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净利润为2.4亿元,相较2018年全年,同比增长高达126.4%。其中,第四季度收入为10.5亿元,同比增长50.0%;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净利润为5490.0万元,同比增长36.9%。

公开资料显示,房多多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房地产交易服务提供商,运营着一个以数据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开放平台,连接和服务房产经纪商户、购房者和卖房者、开发商及居住领域的其他服务。主要业务涵盖新房、二手房、租房、增值服务等与居住服务相关的多个领域。

简单点说,房多多是一个全开放的经纪人平台,其以B2B模式链接房产行业两端,从开发商处获得项目,再分给中介公司销售,从中抽佣。其下游主要是链家、麦田等之外的中小型中介,使它们能获得与大型连锁中介竞争的有利条件。

该公司于2019年11月1日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登陆美股。目前有三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董事会主席兼CEO段毅、董事兼COO曾熙、董事兼CTO李建成,三人持有公司的全部B类普通股。

有员工爆料,上市后老板套现超10亿,但对套现手段是否符合规范持怀疑态度,“经得起查吗?公司业绩差还可以上市经得起查吗?”

展开全文

通过网上漫天的爆料,我们大致可以管窥到员工对高层极度不信任的部分实情。

首先是多名内部员工在社交社区平台上爆料,该公司“剥削压榨无底线”,“以老板合伙人为首的带头大佬,强制员工用低工资无奖金无加薪换来的低期权,期权转ADS 25:1!复工通知薪资/未发完的年终奖缓发!补贴减免!紧接着又搞一个绩效拆分,绩效不好的扣除15%,降职降薪。”还有公司与部分员工早先做的口头期权承诺,后被公司矢口否认。

而房多多的魔幻操作远不止期权稀释这么简单,有多名有员工称,今年4月29日为原定行权日,“现在马上过禁售期,公司又威逼利诱员工签署协议放弃主动行权交易,一切行动听所谓委员会安排。”一名6年老员工表示:所谓“安排”就是“逼迫不签协议的员工4.29前离职”。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位前员工透露:此前房多多研发管理就十分混乱,产品线从深圳移到上海,又回深圳,随后两地一起研发,差率费用高,技术缺乏沉淀,內耗严重。

“财报数据比瑞幸更水。”也有内部员工如是说。

这一说法真实性我们暂无从得知,但证券日报曾于3月20日做过一则《房多多延迟结佣莫名其妙 8万元待结佣金不翼而飞?》的报道:房多多遭到来自合作中介的投诉。投诉人王先生是上海一家小中介的员工,2019年9月7日,他带看的客户全款认购了一套新房,11月份购房款全款就打到了开发商处。

按按照房多多平台承诺垫佣的宣传,房屋成交后王先生就该拿到逾8万元佣金,但至今已逾期长达半年之久,房多多“就是各种理由一直在拖。”至于三次延期的原因,房多多给出的理由是上市财务关账、受疫情影响、等银行放款。

另外让王先生感到奇怪的是,“去年11月份我的闪佣宝里出现了这逾8万元的待结佣金,可我今年1月份再点进去看,就变成了0元。”

一位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表示:“如果是为了上市而不结算,这说明财务报表在费用方面就不完整,也可能只计了收入,没有计成本,成本就是给中介的佣金费,但到2020年还不结算确实有点奇怪,因为客户是全款购房,开发商应该把钱给房多多,和银行并没有关系。”

值得关注的是,房多多曾在招股书中提及“金融服务收入与贷款便利服务收入”,但并未详细披露具体金额,仅指出其金融产品是通过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房多多提供满足市场参与者需求的金融产品,并支持通过房多多的市场进行交易。

目前房多多还在经营金融业务,例如,设立了金融服务子公司——深圳前海多多家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开展P2P网贷等业务,面向内部员工开放;投资设立了小额贷款公司——芜湖房融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另外,从财报中可以发现,房多多之所以能快速实现盈利的主要原因是控制支出。据此前的招股书资料,2017年起,房多多的一般及行政开支在不断下降,其中2016年-2019年上半年的三费(营业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支出分别为5.92亿元、3.86亿元、4.07亿元与2.72亿元。

降低支出的主要手段就是裁员。据东二区报道,房多多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拥有雇员2754人、1402人、1353人和1655人。这也意味着,房多多在2017年裁员超过1000人,2018年进一步裁员。而在2019年上市之际,才有所增加。这也侧面佐证了社交平台上员工舆论的真实性。

而搜索发现,房多多的业务灰色地带远不止一方面。去年11月1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违法行为专项执法行动的典型案件,其中就包括广西南宁房多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据悉,该公司从上门兜售的信息贩卖人员处购买了多个楼盘的业主个人信息共1537条,随机分派给业务员,让其寻找目标客户以推销居间业务。

近期,中国裁判文书网也公布了一则有关房多多的合同纠纷判决书,其上诉消费者称办理房多多2万元的会员,却在购房中未享受到任何优惠。

截止目前,房多多方面并未对以上任一事件或言论作出公开回应。

  今年,新基建成为中国宏观经济领域最热的话题,有媒体统计,各地政府计划投入于新基建的投资总额将达34 万亿元之巨。

  中证网讯(记者 傅苏颖)3月13日,国新办就支持产业链协同有序复工复产有关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在会上表示,企业复工复产过程当中,仍然面临一系列困难和问题。一是人员流动存在“痛点”。由于各地疫情不同、防控等级不同,企业反映用工短缺依然存在,一些关键岗位员工受困于疫情严重地区,出不来;二是物流运输存在“堵点”。疫情严重地区物流运输仍然受到一定限制,导致一些重要产业链企业复工困难;三是中小企业现金流存在“断点”;四是原材料供应方面还存在着一些“卡点”;五是防疫物资不足的“难点”。防疫物资产能产量虽然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但供给依然存在着不小的缺口。

原标题:3月中国车市:环比上涨3倍之多,同比依然下滑4成